法国成全球第5个病例超10万国家 死亡病例突破1万


被封禁了76天后,武汉的“解封”仪式就在这里举行。

离汉通道开启的那一刻,韦皓月正坐在一个“武汉西”收费站的一个岗亭里。她返岗才一个星期。

一辆日产轩逸缓缓停在了收费站进城口的岗亭边,收费站工作人员韦皓月摆手示意可直接通过。

电话采访临末,澎湃新闻记者和他道别并祝保重,他操着浓重的口音说,“你们也辛苦,把我们武汉、湖北的情况告诉全国。”

通道开启后,出城车辆络绎不绝,进城车辆寥寥无几。

来之前,他打听了进出武汉的各种政策和要求,也做好了准备:实在不行,就让堂弟把药送到高速口交接,他不进城。

王彩霞个头不高,身穿薄薄的紧身运动装,颇为干练。对着围成扇形的话筒和记者,她把自己的故事讲了一遍又一遍,一个又一个细节,全程笑着,没有任何厌烦。

问及听到可以出城时的心情,他说“心情相当愉快、相当高兴,放下了顾虑、包袱。”

出城这一晚,她被记者围采了将近2个小时。通道栅栏被挪开那一刻,一辆黑色奥迪车反而第一个冲出城。车里男乘客很激动,举起手臂狂喊“武汉加油”。

出城人:“待太久了,觉也睡够了”